回憶美日貿易戰

1986年美日四大貿易談判,包括電信、電子、林產品、醫療設備藥品,美國要求日本開放市場並降低關稅。同年美日並簽署半導體協定,美國將對日本輸美半導體採價格監視系統。

■美國參議員丹佛斯對於日本享有龐大順差抨擊:「以日本獲得如此巨大的貿易利益而言,其對全球所做的貢獻顯然太少,日本不願向海外進口更多的貨品,將會使得全球經濟出現混亂。」

近期美中貿易戰,目不暇給,川普認為長期以來中國大陸採行的不公平貿易,加上對智財權保護不力已嚴重衝擊美方利益,因此循301調查加以制裁,但和以往不太一樣,美國這次報復規模之高為歷史僅見。

自年初以來,這場貿易戰高潮迭起,每逢兩方偃旗息鼓之際,川普便有驚人之語而使得戰火又起,而待股匯市重挫,各方以為勢必一戰之時,他又會收歛鋒芒表示和平仍然有望。他的忽戰忽和,忽喜忽怒弄得全球經濟一團亂,禍害匪淺。

然而,川普並非發動貿易戰的第一人,自1971年美國出現貿易逆差之後,美國便經常指責他國匯率低估、智財權保護不周、市場不夠開放。歐洲、日本及台灣都經歷過301的洗禮,由於台灣仰賴美國甚深,不敢與美國衝突,而日、歐則總會在忍不住時,反擊美國的制裁。

今天美國指責大陸的談話,十有八九都曾用來指責台灣與日本,尤其1980~1990年代的日本,由於製造業太強,對美順差過高,因此屢次被美國關切,非但匯率被迫大幅升值,並且限制日車對美出口,由於日本半導體產業後來居上,比美國更具價格優勢,於是日本還被迫簽署「美日半導體協定」,提高半導體售價,並且要致力增加美國半導體在日本市場佔有率。

那個年代的日本,如同今天的中國大陸,是美國貿易逆差最大的來源,以1985~1989年而言,美國逆差有四成是來自日本,至1990~1994年,這個比率更升至五成,這個逆差自然被美國盯上。美國人總以為只要出現逆差,必定是他國豪取強奪,而非自己技不如人,因而祭出301,今天的大陸被如此對待,昔日的台灣、日本也同樣被這樣對待過。

日本在1985~1994年銷美半導體、彩色電視機經常被控傾銷,而對蘇聯輸出多軸車床也被美國指為違反COCOM,此外更經常被控非法轉運紡織品,那些年日本外貿可謂動輒得咎。也正因為如此,每位新上任的首相如中曾根康弘、竹下登、海部俊樹皆於上任後即赴美訪問以緩和雙邊關係。

然而,日本為平衡雙邊貿易所做的努力,非但未得到美方的肯定,還經常被揶揄,1988年豐田汽車公司進口大批加州葡萄酒,卻遭美參議員嘲笑小兒科,說:「他們買的酒,只是大酒桶裡面的一滴。」也正因為美國如此過份,1993年日本內閣發表白皮書要求美國反求諸己,日方認為:「單憑日本享有的貿易順差,就認定日本破壞世界經濟是全然錯誤的。」

確實如此,根據美國動力協會於1990年的調查,美國人最喜歡的前十二名汽車,美國上榜的僅兩家,日本六家、德國四家,是美國消費者用錢投票讓日本贏得貿易順差的,並非什麼不公平貿易。可惜的是,美國從那時直到如今,依舊不懂得反求諸己,仍不斷的掀起貿易戰,這實在是全球的不幸,也是美國的悲哀。

資料來源:工商時報

https://www.chinatimes.com/newspapers/20180722000348-260209?chdtv